栏目导航

news

法律在线

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胡伟:当代即古典??中国国家画院胡伟工作室高研班课

发布日期:2020-08-02 01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胡伟,1957 年生于山东济南。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、综合材料绘画与美术作品保存修复艺术委员会主任。担任全国美术作品展览、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、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、中国中青年美术家海外研修工程、中国美术奖?终身成就奖、文化和旅游部美术专业高级职称评委。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

长期以来,谈到“架上”一般指的是绘画作品,习惯性地把“架上”和“架上艺术”画等号。“架上”当然要讲绘画性,所有的“绘画性”往往体现在观念的表达上。而当下的西方架上艺术一般追求“干净”和“纯粹”,因为只有“干净”和“纯粹”也才能够“明确”。所以欧洲一些架上艺术作品往往给人感觉简单了一点,其实这恰是艺术家对作品思想性的诠释。这里边有一个价值观的问题,可能以前太习惯于对作品的“深入刻画”,总感觉要让别人看到的东西多一点才能显示功力,才能说明作者对主题的深刻理解,于是作品就变得面面俱到、四平八稳,很多作品无论从样貌还是情绪都显得过于接近。欧洲的古典犯过同样的毛病,但是他们渐渐地放松了起来,我们也应该放松一点。如果把中国的古典和西方的古典拿出来相比较,或许就能够感受到以往没有感受到的东西。

如果同样把中国的近现代美术和西方的近现代美术相比较,又会感觉我们好像丢得多了一点。有人说百年中国美术发展史被西方遮蔽了,这话是有几分道理的。100多年来,西方的造型观念和造型手法成就了我们的教学体系和创作方法,因此中国人物画继任伯年之后有了飞跃的发展,有足够的方法表现工农兵,表现热火朝天的社会主义建设场面,表现以前中国画难以涉足的领域,题材变得无限广泛。但近几十年来,很多人批评中国画迷失了方向,丢掉了传统,也丢掉了“用笔”。“是素描害了中国画”,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说法。没有素描、没有西方的造型观念就没有今天的中国美术,这是一段历史。历史是无法改变的,重要的是通过回顾历史找到些什么。有些东西在西方很合适,在中国就不太合适,或许再过很长时间也不合适。但即便是在中国“很合适”的这些东西,不也需要与时俱进吗?这就需要做两项工作:一个是把古典带到今天,包括中国的古典和西方的古典;另一个是把走进今天的古典与当下的生活结合起来,除了在自己的文化体系中寻找落脚点,也要从西方的框架内寻求参照物。因为,在当代艺术表现上西方的确走在了我们前面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Power by DedeCms